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的淫
穿越了,非常突然,在电脑前眯了下眼睛,再度睁开眼睛后眼前就是一片茂 密的丛林,不是做梦或者幻觉,因为身上的轻铠以及手中的单手剑所带来的实感 不会是假的。
 
  「而且居然还是游戏的世界」
 
  会这样说并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只要稍微集中下精神,大脑中就会出现 
  职业:魔剑士
 
  等级:LV99/ ???
 
  装备:暗夜的头巾,无懈可击的护甲,战神的手甲,魔王的披风,魔剑毁灭, 飞天的靴子,女神的护符,支配的戒指
 
  金币持有:91038
 
  物品:药草18,小治疗药水68瓶,大治疗药水72瓶……贵重物品等等 
  一套套熟悉的装备和道具,就是我正在玩的幻想传奇的RPG游戏中的装备, 原本已经到达上限的99级变成了三个问号外其他都一模一样,再加上眼前仿佛 油画一般的树林,以及穿过树丛落下的一缕缕阳光,地面漂亮整齐的落叶和草丛, 很明显的二次元风格的森林。
 
  (神的恶作剧?是我对这个游戏付出了三年时光,感动了游戏之神?还是玩 到凌晨三点导致不小心猝死灵魂穿越到了游戏中?)
 
  不管如何猜测也无法解释,也没有像什么神的老头跑出来解说,万幸还好等 级装备和能力都继承了,身体感觉无比的轻盈,随手挥舞手中的魔剑,一棵五人 粗的树木就被轻松斩断,缺口光滑无比,仿佛机械切割一般。
 
  自己的等级是99,原本应该是游戏的最高级别,同级别的各大boss一 般都是居住在各种陵墓,火山,峡谷或者地下深处,不是随便可以遇到的,当然 就算遇到了,自己也完全不虚,玩了三年游戏屠杀的99级的各种boss也数 不胜数了,掉落的稀有装备以及再度合成的全新装备,以及氪金得来的强化装备, 全部都在空间包中,一个意念就可以取出。
 
  (不过并不清楚在这个世界里受伤或者死亡会怎么样,总之尽量不要受到重 伤,总之现在需要的是情报,先去有人烟的村庄或者城市吧。)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了没有听过的野兽的吼叫,以及女性的痛苦惊叫。穿越 前绝对做不到的事,那么细微的声音也能辨别男女,以及确定方位。自己的身体 已经是超人一般的实感越来越能体会到了,立刻向着声音的方向冲去。沿路阻挡 的枝叶全数斩下,笔直的前行,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片刻间来到了目的地。 
  只见一只绿色的五米多高的巨大兽人出现在面前,巨大的身躯,高挺的肚皮, 手里握着一根巨木
 
             巨大食人怪LV10
 
  (只要集中精神就可以查看到对面的身份和等级,方便的设定啊。)
 
  食人鬼不远处一名银发的女子艰难的单手支撑着地面,不让自己倒下,身上 的红色的西洋礼服已经破破烂烂,每处伤口有出血。
 
  (这不是《Fate/ Zero》的爱丽丝菲尔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张太过美丽工整而像是人偶一般的脸,红宝石一样的红色瞳孔,在如雪般 闪耀的银色长发,穿着和动画中一模一样的红色的高级西洋礼服以及白色裙摆, 黑色的丝袜套着白色的过膝长靴。正是FZ中有着一位八岁女儿的人妻,有着孩 童的天真却不失人母温柔,可惜却因为命运而断送了短暂生命的美人。
 
  爱丽丝菲尔也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身体机能本应该完全停止化为 圣杯的自己突然来到了这片丛林,身体的衰弱也全部消失,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死 去来到了死后世界,但是突然冒出的巨大怪兽给予自己的伤害,让自己知道自己 还活着。爱丽丝菲尔运用着自己擅长的金属形态的操作的魔术,自由的操控着银 丝,将银丝结成网向巨大怪兽袭去。
 
  但是食人鬼只是用力的挥舞这手中的巨棒(两人粗的树木树干)就将银丝弄 断,挥舞间形成的风压将爱丽丝菲尔吹飞,狠狠的撞到后面的树木。受到了这次 伤害,爱丽丝菲尔彻底的无法活动了,身体侧卧躺在地面,无力的看着巨大的怪 物走向自己,绝望的闭上双眼。
 
  (对不起,切嗣,saber,莫名其妙的来到不认识的地方被怪物袭击, 无法完成圣杯就这样死去,依莉雅……)
 
  爱丽丝菲尔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只有八岁的女儿依莉雅,以及无法完成圣杯, 让切嗣获胜,完成爱因兹贝伦的夙愿,以及完成切嗣拯救全人类的理想。
 
  「吼哦哦哦哦哦哦!!!」
 
  野兽发出了怒吼?不,这叫声更像惨叫。
 
  爱丽丝菲尔勉强睁开了眼睛,只看见随风飘扬的黑色背影和重重倒下的巨大 怪兽的身躯,由于失血过多,和自己的丈夫卫宫切嗣的背影重叠了。
 
  「切……嗣」
 
  以为是自己心爱的丈夫来救自己了,爱丽丝菲尔最后绷紧的精神放松了下来, 便昏死了过去。
 
  「把我当成卫宫切嗣了吗」
 
  在食人魔攻击的前一刻,立刻冲了上来,身为lv99的等级,对面是只有 10级的初期小怪,单纯的平砍都造成了重大伤害,一击秒杀,金币50,小治 愈药水两瓶,经验126等提示进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走到了丽人身边,轻轻的将其头部抬起放到自己的大腿上,抚摸到哪丝绸般 的秀发的同时,仿佛一股清香拂来,加上眼前容姿美颜动人,凹凸有致的身躯毫 无防备,本能的下体有了反应。
 
  (个人欲望先放一边,救人要紧。)
 
  勉强压制住欲望,从空间包中取出了一瓶红色的药水瓶,并无法像游戏中那 样点击就可以恢复血量,去掉瓶盖,对着爱丽丝菲尔唇口倒入,然而已经昏死过 去的爱丽丝菲尔并没有喝下药水,而是流了出来。
 
  失去血色的唇口流出的红色液体,配着人偶一般的雪白皮肤,反而产生了一 股异样的美感,让人想要去玷污。
 
  火热的思想让嘴唇异常的干燥,想要喝些什么,突然想到了两全其美的办法, 再次取出一瓶药水,先含在口中,淡糖水一般的味道,然后对准眼前的丽人的双 唇吻了上去,用舌头撬开了爱丽丝菲尔的双唇,将药水送入爱丽丝菲尔口中,不 断搅动,终于有感觉到液体被吞咽的感觉,一瓶药水下去,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爱 丽丝菲尔的身上出现了生气,身体开始发热,香甜的味道从口中传入,药水已经 没了,但是我还是不肯松口,继续和这香唇亲吻,舌头在口中搅动,用力的抱紧 怀中香软的身躯,手不由自主的伸入衣服当中,穿过胸罩,直接揉捏那对揉软丰 满的乳房。
 
  「嗯……」
 
  怀中的丽人也开始发出了呻吟,这让我更加兴奋,立刻将爱丽丝菲尔轻放到 地面,掀开白色的裙子,撕开私密处的丝袜,穿过黑色的内裤直接将手插入私处, 因为还没有湿润手指只能在外侧摩擦。
 
  就在这时猛地感觉到了一股杀气,立刻起身,只见一只灰色的野狼冲了出来, 直接一拳击中灰狼的面部,这只只有lv3的灰狼便立刻一声惨叫死去,然后消 散,也没去理会掉落物品,满胸只有对这只打断了自己好事的灰狼的怒火,如果 尸体不是消失了,真要发泄几个大招狠狠的鞭尸一番。
 
  然而,这只灰狼也让我冷静了下来,这里毕竟是四处都是魔物的丛林,男女 之事中这些小怪打在我身上虽然跟蚊子咬差不多吧,但是也不敢保证万一攻击到 我的下体会如何了。
 
  看着躺在地上,衣衫不整的银发丽人,下体更加难受。黑色的欲望充斥着内 心,然后便仔细观察和思考。
 
  爱丽丝菲尔lv2,职业:魔术师
 
  只比一般npc强些的等级呢,这样推算哪怕是卫宫切嗣甚至saber在 此,等级也不会超越我,那么我还有什么好畏惧的,我要占有眼前的美丽人妻, 让她成为我的女人。
 
  但是要怎么弄,强行侵犯,这里虽然是游戏世界,但是那种被上了几次就爱 上对方的事情还是感觉很愚蠢,以爱丽丝菲尔这种早有自我牺牲思想的女性,硬 是强迫,怕是会玉石俱焚吧。
 
  正当我很是苦恼的用手捂住了面部,突然看见了右手食指上的雕刻着看不懂 的细小文字的漆黑戒指。
 
  支配的戒指,可以和奴隶的戒指搭配使用,游戏中是在战斗中对面的魔物低 血量的时候使用,成功的话就可以让对面的魔物成为自己的奴隶,被随意支配。 
  (游戏里无法对npc使用,剧情对手和队友也一样,点击后会没反应,但 是这已经不是游戏了。)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我使用了支配戒指,只见一道漆黑的光芒出现在我手中, 之后变多出一枚黑色的戒指,同样戒指上有看不懂的细小文字,唯一不同的就是 戒指上方有一朵花苞的雕刻装饰。
 
  「居然还要手动安装,嘛,也是,药水都是一样要喝下,而且也不是立刻复 原和苏醒,虽然伤口之类的倒是立刻恢复。」
 
  走到爱丽丝菲尔的身旁,蹲了下来,抬起美丽人妻的左手将充斥着我邪恶欲 望的漆黑的戒指,放入爱丽丝菲尔的无名指中,刚好放入那一刻。
 
  「好痛」
 
  爱丽丝菲尔突然因为疼痛而苏醒,起身捂住疼痛的无名指,爱丽丝菲尔本来 就由于药水的原因全身回复了,只不过因为被巨大的怪兽逼入绝佳而心力交瘁才 深深睡去,梦中回到了原本所在的城堡,丈夫温柔的守在身旁,安慰自己,亲吻 自己,但是突然感觉手被针扎了一下,苏醒了过来。由于刚苏醒,迷糊的抬起自 己的左手查看疼痛处。
 
  虽然被突然起身的丽人吓了一跳,但是立刻恢复了过来,开始注视奴隶的戒 指是否发挥正常,只见原本黑色的戒指突然像被鲜血渗透一样,变成鲜艳的红色, 原本装饰的花苞绽开成了一堆鲜艳的玫瑰花。
 
  (成功了!!!)
 
  玫瑰花的形状和游戏中奴隶化成功时屏幕会出现的玫瑰纹路一模一样。
 
  爱丽丝菲尔的双眼渐渐适应了,查看了自己的手指,立刻发现了一个雕刻这 红玫瑰的精美戒指,虽然很美丽,但是看着这枚戒指,爱丽丝菲尔内心只有恐惧, 立刻尝试将其取下,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去除。
 
  「身体无恙了吗,美丽的女士」
 
  保险起见,先进行试探性的招呼。
 
  听闻声音,爱丽丝菲尔才注意到面前的男子,黑发黑瞳,年龄大概十七八岁, 腰间放置着一把单手剑,相貌属于相对英俊的那种。
 
  「是的,好很多了,是您救了我吧,先生」
 
  回忆昏迷前最后看见的背影和眼前男子对比,爱丽很快就推断出眼前的男子 就是救下自己的人。
 
  「路见不平是应当的。」
 
  对面的话语完全和动画中一样是日语,我是中文,但是不懂日文的我却完全 理解了,一开始对于语言不通的担忧完全没有了。
 
             (原来不是切嗣啊)
 
  一瞬的遗憾和伤感,之后立刻消散,爱丽丝菲尔绝非不知世道的无知深闺大 小姐,眼前的人虽然救了自己,但是自己对于对方什么都不了解,不能轻易的将 自己的情感暴露出来。
 
  「爱丽丝菲尔·冯·爱因兹贝伦感谢先生的救命之恩,于家人相聚后,我定 当报答。」
 
  优雅的举止,美艳的容颜,如丝绸般的秀发,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真是知书达礼,美艳动人啊,现实里要是有这样的女性,我也不会一直烦 感父母的催婚,和这样的女性早早结婚了)
 
  黑色的欲望更加盛起,想要占有她,想要她在我身下呻吟。
 
  「没什么,作为感恩亲吻我一下就好了」
 
  「唉……?」
 
  一瞬间以为听错了什么,爱丽丝菲尔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但是接下来的举 动更让她惊讶,身体居然不受自己控制走向眼前的男子。
 
  「怎么会,难道……」
 
  想起身体上唯一的变化,左手无名指的戒指,爱丽丝菲尔立刻理解了这是某 种诅咒,但是却无法立刻解除,自己不是专业的魔术师,只学了一些护身和治愈 的皮毛,虽然就算是专业的魔术师也无法解除就是了。
 
  无计可施的爱丽丝菲尔只有怒视着眼前的少年,对面在自己昏迷期间给自己 上了诅咒,男子绝不会轻易放弃的,自己的美貌对于男性的吸引,爱丽还是了解 的,刚和saber来到冬木市,吸引了多少男女的目光,虽然也有一部分是对 着saber的。
 
  「唔,啾,嗯……啾」
 
  爱丽丝菲尔主动上前吻上了眼前的男子,口腔内被舌头侵入,自己也主动的 伸出舌头交缠,就算是已为人妻,自己和丈夫卫宫切嗣并不是那种天天交缠恩爱 的夫妻,这样和丈夫以外的男子激烈的舌吻,还是让爱丽羞愧的闭上的双眼,然 而,很快就就发现,闭上双眼后,口内的感觉更加清晰。
 
  (成功了,这个女人的身体已经彻底属于我了)
 
  虽然不信成人动漫里那样上了一两次就沉沦了,但是十几次呢,或者几十次 上百次,彻底开发眼前美人的身体,心灵也迟早是我的。
 
  尽情的享受了美艳人妻爱丽丝菲尔的香唇,眼看眼前的丽人已经呼吸苦难, 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唇,唾液连接的银丝从彼此的舌头上拉了出来,爱丽的脸颊 通红,立刻大口喘气,然后我却丝毫没有感到呼吸不顺,身体等级的差距如此明 显。
 
  「够了吧,可以放过我了吗」
 
  没有了一开始的温柔,眼前的丽人恶狠狠的瞪着我,然而这副模样,更加激 发了我的欲望,立刻侧身搂住爱丽丝菲尔香软的身躯,隔着衣服揉捏丰满的胸部, 虽然没有之前直接揉捏更有感觉,但是正事还是等到舒适的床上吧。
 
  「接下来不许说话,乖乖跟我走」
 
  在爱丽丝菲尔想说出什么前,立刻制止了她的话语。
 
  紧紧的搂住爱丽丝菲尔,当然双手紧紧的揉捏在胸部和臀部,启动飞天靴子, 立刻漂浮到半空中,在森林上方四处张望,立刻发现了一座雪白高耸的城堡,爱 丽也睁大了眼睛,没错这座城堡就是为了第四次圣杯战争而准备的爱因兹贝伦的 城堡。
 
  (切嗣他们会再城堡里吗,救救我啊,切嗣,saber)
 
  看见怀中的爱丽丝菲尔仿佛看见了希望一般的眼神,我嘴角不自然的翘起。 
  (呵呵,就算卫宫切嗣在城堡里,又如何,打断他的四肢在他面前侵犯他的 妻子,恳求着我不要杀她的丈夫,变的自愿服侍我的爱丽丝菲尔,感觉会更棒, 哪怕saber也在,正好把saber也变成我的奴隶。)
 
  原本魔剑士就是暗黑系职业,以及被现实的苦闷压抑的内心,突然得到的无 敌的力量,以前只能幻想的东西可以到手,种种因素让男子本身就不算多的良知 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抱着黑暗的心理向着不远处的城堡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