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番外篇-淫狱迷宫(续))(09-10)【作者:abc12342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节

  许久之后,幽深的长廊中传出一声压抑而低沉的喘息,就如同没调整好音色的风笛,又如同漏气的气囊。

  「呵~」

  再来一次的话,她这样敏感的身体大概会一触即溃吧,千夏自嘲的想着,同时,双手前撑,腿部用力,费劲地站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她的快感程度达到了98% ,只需最后那么一下就能让她抵达巅峰,
那么现在,她的身体快感大概已经回到了70%.

  前面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照她预想的长廊中的规则来看,这必定是一次艰难的旅途。

  「那又如何呢?」千夏定了定神,继续向前行走。

  「下面黏黏的,真难受……」股间的潮湿让千夏的步伐微滞,但她却没有其他可更换的衣物了,而如果这唯一剩下的衣物也失落的话,她大概又只能全裸了吧。

  尽量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千夏体内满满的欲情也在逐步下降,而就在她慢步行走了十来米时,长廊第二次的侵袭到来了。

  胸前的旗袍被无声的拨开,两只手掌同时攀附上那对挺拔而圆润的玉乳。挺翘的粉色乳头在空气中微微抖动,而本就满涨的乳房在手掌的刺激下毫无抵抗之力,一股股乳汁在手掌的大力按压之下向前激射,在空中画出一道道乳白的弧线。
  双手不自觉地抬起,想要抓住那双玩弄自己的魔手,然而手掌抓握之间,触碰到的却只有空气,但刺激感依旧如实的传达给她的脑海。

  「碰不到……」

  如此一来,千夏只能紧紧抿住嘴唇,忍受着乳房被玩弄的屈辱感,无力地承受着乳汁喷射的强烈释放感,还有那伴随而来的剧烈快感。每一次的喷射,仿佛都将她的理智向外喷出了一丝,而她却毫无应对的办法,唯有苦苦忍耐。

  走过长廊的中段,千夏只觉得股间一凉,一片轻薄透气的布料滑落。千夏的步伐一顿,强忍着回头的冲动,带着乱糟糟的情绪勉强向前走着。

  但没等她从糟糕的情绪中脱离,某种肉与肉的直接接触便让她更加紧张起来,一根灼热的棒状物直挺挺的插入了她的双腿之间,与蜜唇紧紧贴合着。

  这种感觉很糟糕。

  糟糕透顶了。

  粗长的肉棒穿插在她的双腿之间,每当她迈动大腿时,都能感觉到大腿内侧的肌肤与肉棒相互摩擦着,而不久之后,当这根肉棒甚至开始主动抽动时,千夏敏感的蜜唇与嫩肉更是首当其冲地被直接刺激着,快感汹涌而来,让她其内的蜜肉都微微抽搐,不停地渗出欲望的淫液。

  没有重量,没有拉扯感,却偏偏能感受到有人在玩弄着自己,这种古怪感让千夏有些错乱,然而欲望却明确地指引着她的目标。

  停下来,去满足身体的空虚吧。

  回过头,这根粗长的肉棒便可赐予她绝美的高潮。

  只要回头。

  这是在千夏的脑海中回荡着的,长廊的指引。

  不过……

  「谁想要高潮啊!我才不要!」

  压抑着内心深处的渴望,千夏就这样拖着如被火焰灼烧般的身体缓步行走着,一路上,汩汩流出的蜜液在幽深的长廊拉出了一条晶莹剔透的长线。

  ……

  当身体终于越过出口的门槛时,千夏的表情已经近乎木然了。

  呆呆的,脸颊通红,肌肤通红。

  好一会儿后,千夏又突兀地抬头,看见眼前的景色不是记忆中的长廊才长舒一口气,整个人霎时就瘫软了下来。

  随后,手便不由自主地伸到了自己双腿之间。

  「唔,应该…没问题了吧。」

  这样想着,手指却先于思想自行运动了起来。

  一根,两根。

  搅动,抽插。

  长廊的出口外,顿时响起了压抑而娇媚的低吟声。

  这样美丽的画面自然不缺其欣赏者,远处,一位身形修长的女性静静地伫立着,如同一具雕塑。

  时间在静静地流淌,千夏也在身体的一阵颤抖中,顿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起来。

  千夏无聊地打量着这个空间,空间十分空旷,暂时她也并未发觉其他的出口。
  不过,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千夏内心陡然一惊,这才注意到远处有一个人影。

  小心翼翼地靠近后,千夏才发觉这是一座极为逼真的女性雕塑。她有着一头细致的黑长直,精致的小脸上镶嵌着玉色的眼瞳,神情恍惚地望向前方,身体似白玉般剔透晶莹,浑身赤裸着,只有几条极细的粉色飘带环绕着,如同神话中的仙女。

  没错,这样美丽动人的女子的确是雕塑,千夏用手触碰过她,坚硬无比。
  而在雕塑的身后,却是一个玉石制的宝箱。

  千夏蹲下仔细观察了一番,宝箱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像在大街上随意丢下一沓百元钞票,任人捡取。

  「这是陷阱!」千夏判断道,「不过也有可能是通过长廊的奖励……」
  于是她陷入了纠结之中。

  而就在千夏纠结于到底开不开箱时,她身后女性雕塑的大腿上,一股黏腻的灰液正在缓缓滑落,其源头来自雕塑之前紧闭的小穴口,如今却好似被撑开,大股的灰液不停地流出。

  千夏并未察觉到异样,仍盯着宝箱看来看去。理智告诉她,这个箱子不能打开,好奇却在她的心间抓挠,让她烦闷无比。

  「算了吧~」千夏轻叹口气,虽然可能失去了某样珍贵的道具,但也可能避免了某种危险。

  下定决心之后,千夏的心情瞬间就放松了不少。

  「现在,去找找这里的出口吧。」

  可是下一瞬间,千夏的神情变得十分困惑。

  「腿动不了了……」

  千夏抬了抬手,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么问题便出在……她的视线下移,脚腕处,一圈灰色的暗纹正逐渐蔓延而上,速度缓慢,却时刻不停。

  千夏扭头之后,便发现了一切的源头,之前她以为是雕塑的女性,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陷阱罢了。

  这样想来,这个宝箱也肯定是个陷阱了。

  「多重陷阱…么?」

  千夏的表情有些失落,她此时并没有脱离这个陷阱的办法,唯有等待。
  等待,是一种让人心焦的煎熬。

  千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双腿被一层灰色覆盖,先前覆盖过的地方渐渐变得透明,如同琥珀一般。

  对,就是琥珀。

  她现在大概正在慢慢变为琥珀吧,然后如同精致的人偶一般,任人赏玩,就像那座雕塑,说起来,那座雕塑也是由此制成的吧。

  ……

  令人窒息的禁锢感渐渐蔓延上了她的脖子,而脖颈之下,是赤裸着的,美丽绝伦的女体,曾经的旗袍早已被侵蚀同化了,除了那双怪异的靴子。

  千夏的气息变得纤细而脆弱,身体被彻底的禁锢住,丝毫不能动弹。呼吸也因此变得极浅,因为肺部已经无法轻松的舒张了,而随着灰纹漫过鼻间,越过眼瞳,最终在头顶闭合时,一具精致而逼真的雕塑便成形了,静静地伫立在另一个雕塑身后,眉眼之间,留存的只有淡淡的沮丧。

  「终于结束了么?」

  窒息感与黑暗一同袭来。

  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

  为什么?

  为什么我还会有感觉呢?

  这片寂静的世界,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哪怕是心跳也被无情的剥离了。
  但为什么我还会有这样感觉呢?

  这种仿若是情人的抚摸,让人无比羞耻的……快感。

  在这无比寂静的世界,一切感知都被没有穷尽地放大了。

  这股连绵的、让她颤栗的、曾经抗拒无比的快感,此时却让她无比的留恋,因为之前那片黑暗留给她的,只有无尽的恐慌与…畏惧。

  而这样的感觉,却时有时无。

  很快,世界便再度沉寂下来,只留下她无声的悲鸣。

  「不要走……」

  如同被人偶尔才会把玩的人偶,这时,她的世界感知便会复苏,但更多的时候她只是被放置在一旁观赏。

  不知过了多久,当千夏再一次感觉到那种让她羞耻的抚摸,不,这并不羞耻,她很兴奋,兴奋得快要高潮了。

  但这次的感觉持续极短,短到好似只有一瞬,之后,便是天崩地裂。

  寂静的世界破碎了。

  她再次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她始终在期望着的,活着的感觉。

  然后她满面红潮地睁开了双眼,寻找着她的救世主。

  恍惚间,一双美丽的棕色眼瞳映入了她的眼帘,似乎有些熟悉。

  嘴角上翘,扬起奇妙的弧度,奥莉西娅注视着眼前迷蒙的少女,笑道:「又见面了,千夏酱。」

  声音传入耳廓,千夏的脑海自然地绘制出了一幅图画,那是她们初次见面时的情景。

  奥莉西娅。

  她一直躲避着的守关者。

  再一次被抓住了么?

  不过,活着,真好呢。

  PS: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总之,剧情不知怎么的就到了这样奇奇怪怪的地方了,后面写啥呢。(侧头思索中……)

  第十节

  前言:不知不觉竟然写了这么多了诶。

  虽然想要逃跑的念头在脑海里晃荡着,但千夏的身体却乖乖地站在原地,一如之前的人偶状态。

  逃跑什么的,几乎不可能吧。

  而且由于长时间的失控,身体的反应也变得迟缓不少。

  「变乖了不少呢,原本还准备采取强制措施的。」话中带着沮丧的情绪,但奥莉西娅的神情却是一片淡然。

  千夏抿了抿嘴唇,身体紧绷着,警惕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奥莉西娅,犹如受惊的小刺猬。

  奥莉西娅无视千夏紧张的神色,双手一搂,便将千夏整个的拥入怀中,笑道:「放松,我的小奴隶。」

  被极度危险的女性搂住怎么可能放松得下来,这一瞬间,千夏内心警铃大作,仿若被无数恶意裹挟着,小声抗拒道:「不…不要!」

  然而下一瞬间,声音便戛然而止。

  身体……为什么?

  内心的警铃依旧在震响,但千夏的身体却一点点地放松了下来,神情也似乎舒缓着,露出享受的模样。

  她的手……这种感觉……

  好熟悉……好温暖……

  不……不对劲……

  奥莉西娅的手在千夏的光洁的脊背滑动着,抚摸着,犹如情人在爱抚。
  感受着怀中的少女一点点地放松,奥莉西娅的脸上露出愉悦的神情。

  等到奥莉西娅完全松手后,千夏才缓缓回过神来,于是更加警惕地看着奥莉西娅。

  「还想要挣扎么?千夏酱。」奥莉西娅俏皮地问道。

  「你又想干什么?」

  无奈之下,千夏只能如此问道。

  「第二次了,当然是继续调教我的小奴隶喽。」奥莉西娅娇笑道,右手一摆,便不知从何处凭空抓出一件古怪的道具。

  「怎么样?为你准备的内衣。」奥莉西娅展开手中的道具,继续道:「这可是我从牛头魔那个吝啬鬼手里好不容易偷…唔,拿过来的。」

  在奥莉西娅亲手为千夏穿戴这件淫邪的内衣时,千夏并没有反抗,只是红着脸紧闭双眼为自己的遭遇默哀。

  不过,最后千夏还是小小反抗了一下,因为下身固定时,依靠的不是系带,而是两串大小不一的透明圆珠,一串被塞进了菊穴里,另一串被摁入了尿道。
  当然,她最后的挣扎毫无疑问失败了。

  奥莉西娅审视着千夏此时的模样,乳头处犹如盛开的蔷薇花,被两个花环似的真空罩紧紧吸住,而8 条金色的蛛腿从花朵处往乳根蔓延,并牢牢抓紧整个乳房。

  同时,从花蕊处拉出的四条透明细线于蜜穴处汇聚,分别连接着两串珠子,两组细线之间有一块V 字形的布片,恰好挡住了蜜穴口。

  「说起来……」奥莉西娅的稍显语气怪异,让千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牛头魔那吝啬鬼最喜欢的是灌肠来着。」

  「怎么操作来着,我想想。」奥莉西娅贴近千夏,千夏浑身一激灵,赶忙后退几步。

  然后就摔倒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唔,可恶的鞋子。」千夏抱怨着,身体却由于涌上的快感轻颤着。

  奥莉西娅则上前一步,手指舞动间,一圈柔韧的锁链环住千夏的两只脚腕,将她倒吊了起来。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就不要想着逃跑了,可爱的小奴隶。」

  千夏胡乱摆动着双手,好一会儿才似放弃般安静下来,双手自由下落,看向一旁站在一旁的奥莉西娅,神色有些委屈。

  「还是需要好好教育一番呐。」奥莉西娅靠近千夏,伸手在千夏乳头处的花朵上旋动了三分之一圈。

  「这个刻度,大概1ml 乳汁能稀释成10ml的奶水吧。」

  随着转动的停止,淫邪的道具终于开始工作起来。

  8 条,不,16条金色的蛛腿开始曲张,如同16根手指以不一的力度按压着乳
肉,乳头处的花朵更是「嗡嗡」的自行转动起来,与此同时,强烈的吮吸感自真空罩传来。

  可怕的快感让千夏急促地喘息着,两腮泛起殷红,双眸亦是被快感刺激得涌起水雾。

  几秒钟后,乳汁便喷溅了出来,并很快填满了极小的真空罩,为艳丽的蔷薇花点缀上一抹纯白。

  身为魔幻类的淫具,花朵转动间,便从空气中吸取了大量水元素与浓郁的乳汁相融合,随后化作两道白线顺着中空的通道向下流去。

  千夏在半空中扭动着身体,甚至用手试图扯断那两条看似脆弱的白线。然而魔幻的力量自然不是人力可以破坏的,她失败了。

  当白线到达尽头,也就是固定在千夏菊穴的珠串时,每一颗圆珠也开始旋动起来,并从最小的圆珠顶端向外喷射乳白色的细流。

  「唔,什么呀?」千夏紧夹着屁股,却无法阻止源于内部的搅动,甚至感知得更为清晰了。

  细流击打在软嫩敏感的肠肉上,让她本能地收缩蠕动着,而转动的圆珠则给予她漩涡般剧烈的快感。

  不一会儿,千夏整个人都在半空中颤动起来,如同跳动的咸鱼。

  激烈的快感将千夏短时间内便推上了好几次欢愉的高潮。奥莉西娅见状,神情愉悦的将千夏从半空中释放了下来,看着千夏在地面上扭动着,轻哼着。
  一定时间内看来这个可爱的小奴隶是没法站起来了,不过好像那片布也是能将溢出的蜜液吸收转化到另一处位置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可爱体会到没有。
  奥莉西娅低下头,古怪地想着。

  千夏是十几分钟后才勉强站起来的,因为这时乳房储存的乳汁已经暂时清空了,身上的道具也就不再继续动作。

  虽说站了起来,但千夏的身体依然不时轻颤着,双手轻轻捂住微涨的腹部,用近乎哀求的目光望向一旁的奥莉西娅。

  奥莉西娅不为所动,凑近千夏后倒是看了一眼她的胸前。

  「173ml 乳汁,不少了呢。」

  虽说不知奥莉西娅是从何处看出这个数据的,但这却代表着千夏此时的肚子里装有1.7 升的奶水。

  忍耐不住是必然的,然而珠串却似坚实的看守,死死堵住了这唯一的出口,任由奶水在肠道中浮动。

  奥莉西娅此时的表情满满地写着「求我啊,求我啊」,千夏看得懂,但……
  「请让我去厕所。」

  呃,嗯,千夏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暂时屈从了,因为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她可不是宰相啊。

  虽然不知道这种鬼地方有没有厕所那种东西,总之有类似的就行了。

  不过千夏好像忘记了一个关键的事情,那便是如何解开这件道具的束缚。
  奥莉西娅没忘,所以她很轻松地同意了千夏的祈求,并指向远处一道突然出现的小门,里面正是千夏寻找的厕所。

  但眨眼之后,千夏发现眼前变成了一条直通门扉的小路,两侧是一望无际的黑暗,还有一条从门扉延伸而来的绳索,一端悬于门框,另一端握在奥莉西娅手中。

  「跨过绳索,走到门口,门才会被打开。」奥莉西娅诉说着规则,但千夏怎么听都觉得其中充斥着诡谲的恶意。

  千夏紧皱着眉头,奥莉西娅果然没那么简单就放过她。

  可是,没办法了吧。

  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所以……

  液体在腹部翻滚,她觉得她现在已经可以冠以宰相之名了,但她这艘小船能够坚持到岸么?

  看着从远处延伸而来的一个个粗大狰狞的绳结,千夏叹了口气,抬腿跨过一旁奥莉西娅放低的绳索。

  见到千夏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奥莉西娅哂笑道:「快走吧,千夏酱。」
  话音刚落,她便将放低的绳索高高抬起。

  还未开始前进,千夏便首次体会到绳索深陷蜜穴的痛苦与难耐。

  之后不短的路又该如何度过呢?

  总之,开始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